农历
高级搜索
首页-->审计工作-->审计业务-->经验交流
这里的审计“不平静”——丹阳审计机关查处追缴350万元被挪用医保资金始末
】发布人:  来源:   时间:2007-01-12  浏览 人次

    2004年春节刚过,天气初暖乍寒。然而在地处江南水乡的丹阳古城,街头巷尾、酒楼茶肆里却是暖意袭人。三五成群的人们正聚集在一起私下相告:听说了吗?医保中心原主任“毛某”,从浦口监狱里又被押回来啦!还有消息灵通人士人神秘地卖着关子:你们等着瞧,“毛某”这次戴罪“还乡”,还有好戏在后头呢!

  俗话道:无风不起浪,无云不下雨。社会上的小道传闻缘何而起?究其根底,还要追溯到此前该市审计机关所进行的一项“不平静”的审计。
 
                       破绽乍现 波澜骤起
 
  2003年金秋十月,正是收获的季节。丹阳市审计局受组织部委托决定派出审计组,对该市医保中心原主持工作的某副主任自1997年5月至2002年11月任职期间的经济责任进行审计。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原来关心的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逐步被“就学、就业、就医、养老、买房”等新的社会焦点问题所替代,其中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资金,也被群众形象地喻为“救命钱”和“活命钱”,与日常生活紧紧相连、息息相关。故而获悉要对医保中心进行审计的市民,十分关注这项审计的进展与结果。

  因此,审计机关领导明确要求审计组在这次审计中,绝不能放过丝毫可疑迹象和任何侵占挪用资金的行为,力求通过审计给政府领导和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随着审计检查的深入,审计人员在对该中心的账面资产进行核对时发现:载止2003年10月16日,该中心在“债券投资”科目里核算和反映的定期存款数额,与有关台账所反映的定期存款数额均为4440万元,但通过与市财政局结算中心的逐笔核对,由该结算中心代管的44张定期存单总额只有4090万元,双方所反映的款额整整相差了350万元。

  在进行审计前的调查时,审计组曾从财政部门侧面了解到:该中心有1笔未经许可擅自转存某保险公司的350万元“定期存款”。因此审计人员在实施审计过程中,一直有心留意这笔款项待作进一步的核实,但由于该中心尚未按规定设置分类明细账,一直未能在账面上发现其踪迹。但功夫不负有心人,破绽终究还是在对其他方面的检查中被审计人员抓住了。
 
                       顺藤摸瓜 端倪初显
 
  350万元的巨额差异,是定期存单到期提取转存而未及时交给财政部门的未达款项?或是财务人员在登记账簿和台账时的工作疏忽?还是另有其他隐情?审计组分析后认为:一定要查清其形成的真正原因。

  于是,审计人员紧紧抓住这个疑点兵分两路,一个小组继续负责对医保中心的定期存款台账进行逐笔核实,并对有关银行存款账户的支出事项进行追踪延伸;另一小组则负责进行外围调查,向有关单位和人员进行查询,同时调阅财政稽查部门之前对医保中心例行检查所作出的结论。

  由于无明细账可查,不仅增添了查证工作的难度,也影响到审计工作的效率。审计人员便利用计算机数据采集技术与数据筛选功能,首先导出该中心2002与2003两年的有关财务收支数据,并对采集的数据按会计科目分类归集,之后再对有关数据进行重点梳理。当检查到“定期存款”有关数据时发现:2003年3月31日有1笔数据,显示该中心新增了1笔350万元的“定期存款”。顺着这一线索,审计人员继续查到在同日“银行存款”的付出数据中,有3笔分别为100万元、150万元和100万元的款项,从该中心银行账户里先后付出,其合计数350万元恰好与新增的“定期存款”额相符。

  另一组审计人员在对该中心财务负责人进行查询时被告知:该几笔付出的银行存款是在某副主任离任后,由继任的主任”毛某”指使财务人员划存某保险支公司的“定期存款”。财务人员的口头答复,与查阅财政稽查部门检查结论中定为“定期存款”的结果基本吻合。

  核实至此,350万元医保资金的去向基本摸清。如果仅从表象上看:银行里转出的350万元款项,属于“定期存款”已毫无疑义。
    
                       以假乱真 扑朔迷离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一个疑点排除了,新的疑团又产生了。使审计人员感到疑惑的是:既然是划存保险公司的“定期存款”,为什么不按照有关规定,与其他的单位“定期存款”一并交给财政部门保管呢? 

  审计人员根据多年来的实践经验和专业常识判断:经过近几年对金融保险企业的治理整顿,金融监管日趋严格,作为保险公司不同于商业银行,既不应该、也更不愿冒着风险顶风作浪去违纪乱拉存款。本着特有的职业敏感和忠实守护群众“救命钱”的强烈责任心,审计人员感到其中必有蹊跷,必须对这笔350万元医保资金的真正用途紧追不舍,彻底查它个底朝天。

  审计人员随即抽查医保中心2003年3月份的会计记账凭证,发现其中#83分录反映的业务内容为:一边从银行付出存款350万元的同时,一边增加了单位“定期存款”350万元,从会计核算的角度出发,这笔业务显然无可挑剔;然而进一步查阅所附的原始凭证却发现了新的疑问:该中心分别于2003年1月和2月份,曾先后分3次从市农行支出户以转账支票划转某保险支公司350万元,但由该保险支公司出具的入账凭证却不是定期存单,而是3份投保人为“医保中心”的保险业专用发票。

  与此同时,到该保险公司进行外围调查的审计人员,在向公司财务负责人出示介绍信并表明来意后,该公司财务负责人便明确表示这350万元是医保中心投保的商业保险;当问及所投保的险种,她随口答复是:5年期分红型国寿鸿泰两全保险,并顺手找来一份该险种的保险合同交给了审计人员。

  调查核实到这一步,所谓的“定期存款”已被证实是划转保险公司的1笔商业保险,350万元医保资金的去向和用途已经查清。根据有关财经法规“社会保障资金必须存入国有商业银行”的规定,初步可以认定为医保中心的违纪行为。对该款项的调查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