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
高级搜索
首页-->审计工作-->厅内动态
河南日报:咬定青山一劲松
】发布人:杨国灿  来源:   时间:2019-08-13  浏览 人次

 人物名片

    刘岩松,中共党员,1983年3月出生,生前为周口市审计局业务骨干。由于长期忘我工作,积劳成疾,刘岩松不幸于2019年6月10日因公殉职。他用戛然而止的火热青春、36年的生命旅程,生动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    

    一名审计人的“生命倒计时”

    时间回溯到刘岩松生命的最后日子。

    2019年5月22日,是刘岩松最后一次深入农户调查惠农补贴项目进展情况。此前,他已经感冒好多天了,但为了即将收尾的主审项目,他舍不得耽搁一天,仍然带病工作。

    白天现场调查20余宗土地的真实情况、奔波上百公里,当晚,刘岩松头痛难忍并伴发高烧。领导和同事“命令”他到商水县人民医院治疗,他一边输液,一边偷偷工作。

    5月24日,病情不见好转,妻子从家里赶来,劝他请假休息,他宽慰妻子等忙完这几天再说。当天夜里,他仍高烧不退,妻子和同事为他办理了住院手续。

    5月25日,他上午在医院治疗,略有好转,其间仍与审计组保持联系,商讨工作。下午,他头痛加重,已没有力气说话。晚上,他被从商水转至周口治疗。

    5月26日,他头痛得无法入睡,但仍通过微信与同事交流审计进展。

    5月27日,病情未见好转,初步诊断为脑膜炎,医生建议他立即去郑州确诊。刘岩松放心不下手头工作,就有关审计事项,让同事继续取证。

    5月28日,他一度打算返回审计组继续工作,被劝止后,仍通过微信和审计组保持沟通——

    “这个问题严重吗,仅仅是资料不完善问题吗?”

    “这个项目闲置多长时间了,钱收回没?”

    “那3个未完工的危房改造项目完工没?”

    ……

    6月2日,他赴郑州就诊,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被诊断为颅内感染,开始出现昏迷。

    6月3日,他被确诊为真菌性脑膜炎,转诊到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

    临进重症监护室,他还不忘叮嘱审计组的同事:“不要来看我,等我回去。”

    6月10日,带着对审计事业的无限热爱,带着对亲人、朋友和生活的无限眷恋,36岁的刘岩松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消息传来,与刘岩松接触过的人痛心、惋惜:“一块璞玉,就这样碎了。”

    他的身躯化作黄淮沃野苍翠刚劲的青松,他的音容汇入奔腾不息的浩瀚长河……人们在点点滴滴的诉说中,缅怀着这个炽热深沉的年轻生命。

    从“门外汉”到“顶梁柱”

    “他是一个热爱学习、喜欢钻研的人。”在周口市审计局,刘岩松的好学是出了名的。

    2004年,大学毕业的刘岩松来到周口市审计局农林水审计科,成为一名“审计人”。

    审计工作专业性强,这对农业资源与环境专业毕业的刘岩松来说,意味着从头开始。

    “上班一个多月,他思想上也出现过波动。我能感受到他的压力。”当年的老科长蔡淑勤回忆道。

    蔡淑勤很快发现,这是一个在困难面前不低头的人。刘岩松拿出应对高考的劲头,向同事请教,向书本求知。

    同事崔畅的办公室与刘岩松的办公室错对门。“每次经过他的办公室,总是见他埋头在一摞书籍资料中,查阅着、记录着。”崔畅说。

    “不到一年的时间,他比人家学了几年专业知识的大学生领会得更深刻。”蔡淑勤感慨道。靠着异乎寻常的努力和勤奋,刘岩松很快就从一名审计专业的“门外汉”成为“行家里手”。

    2008年,周口市审计局为加强计算机审计业务,计划组建市局专网、成立计算机中心。

    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当时,局里没有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大家眼前一抹黑。”计算机中心的晏静回忆,由于缺乏相关技术人才,成立之初的计算机中心举步维艰。

    听到这个消息,刘岩松向局领导请缨,由农林水审计科调到了计算机中心,主动承担起组建市局专网的重任。

    靠大学期间积攒的那点计算机底子远远不够,刘岩松又一头扎进了计算机知识的海洋中。

    每天,他坐在电脑前像着了魔,一手翻着书,一手握着鼠标,左手“理论”,右手“实践”。

    “他办公室的灯几乎就是长明灯,我夜里加班不管走得多晚,都能看见他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同事赵保军说。

    终于,一个个难题被解决,一个个难关被攻克,审计专网顺利组建运行,周口市审计局从此开启了网上办公的新纪元。

    这一年的11月1日,在鲜艳的党旗下,25岁的刘岩松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那一天,他在笔记本上工工整整地抄录下入党誓词。

    2009年,周口市审计局成立了行政事业审计二科,加大对重点民生项目的审计力度。根据组织的统筹考虑,刘岩松被调整到了这个新设科室。

    又是一块“处女地”。这次,他将学习的审计业务重点放在了基础教育、扶贫开发、农业农村、机关财务等领域。

    又是一轮白天加黑夜的连续鏖战,他不厌其烦地请教、查阅、验证、比对、核实。

    一年的时间,在行政事业审计二科这个新领域,刘岩松又拼出了一片新天地,再一次由“门外汉”变成了“多面手”,成为整个周口审计系统的业务骨干,逐步挑起项目主审的“大梁”。

    “把每天当作最后的冲刺”

    “把每天当作最后的冲刺!”这是刘岩松微信里的一句话。

    “他干起工作来太拼了!”所有和刘岩松搭档过的同事都这样感慨。

    “主审是实施一个审计项目的主心骨,更是完成这个审计项目的重要组织者、实践者、执行者和指挥者。主审意味着要干更多的活,做更多的事,担更多的责。刘岩松身上具备了这些特点。”周口市审计局局长赵良辰这样评价刘岩松。

    2017年4月,在全省扶贫项目交叉审计中,刘岩松担任信阳市商城县项目主审。

    “两个月下来,他整整瘦了8斤。”和他一年来到周口市审计局的好友田景县回忆。

    几个月后,周口市审计局党组研究,有意让刘岩松再赴大别山区,担任新县扶贫审计项目的主审。

    田景县是这个审计项目的负责人。他一直担心刘岩松的身体。

    “当时,岩松的母亲有病,要定期到郑州接受治疗,孩子还没上幼儿园,妻子工作也正处于忙碌时期。”对刘岩松是否愿意再次担任主审,田景县有些顾虑。

    “我没啥意见,组织让干啥就干啥。”让田景县没有想到的是,刘岩松答应得非常爽快,回家安排了一下,便和同事“走马上任”了。

    李占伟也是这次新县项目审计组的成员。

    一天深夜,李占伟刚睡下,就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打开房门一看,是刘岩松。

    “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了。你审计的一个项目资金总数与分项不符,你把U盘给我,我帮你核算一下,看问题出在哪儿。”刘岩松满脸歉意。

    “能不能明天再干?”李占伟看看表,凌晨1点。

    “不行,今天的报告必须今天完成。”刘岩松拿着U盘匆匆走了。

    第二天,李占伟才知道,刘岩松为了赶写报告,一直加班到凌晨3点。

    “每天除了干完自己承担的工作,他还要指导审计组其他成员的业务。别人下班意味着他新一轮‘上班’,他要加班加点将各个小组的工作记录对照文件政策进行查漏补缺,直至尽善尽美。”李占伟哽咽着说。

    “只要由岩松担当主审,无论项目大小,从制订方案到审计实施,再到撰写报告,他任何时候都是精益求精,不留下丝毫隐患。”田景县说。

    这次审计就要结束时,在田景县和刘岩松这对好朋友间,发生了一个意外的“冲突”。

    那天晚上,正当田景县收拾完行李准备休息时,刘岩松突然闯入他的房间。

    “他一进门就气鼓鼓地指责我,说我撰写的审计报告有个问题处理不到位,隐藏一定的风险。”田景县记忆犹新。

    田景县向刘岩松解释,确实发现了部分乡镇存在违规享受易地扶贫搬迁政策的情况,因考虑到审计事项面对的是贫困户,有些政策执行起来比较困难,所以在撰写审计报告时,只是说明应按照政策规定实施易地扶贫搬迁,而没有强调“住新交旧”——农户原住宅必须收归国有。

    “我特意解释并非有意照顾被审计单位,但岩松却毫不留情地反驳‘你这样做太没有原则了,只考虑现实人情,那还要政策干什么!’”

    近半个小时的争论后,田景县接受了刘岩松的意见,修改了审计报告。最终被审计单位也按照规定,将享受易地扶贫搬迁政策贫困户的原住宅收归国有。

    “当时觉得岩松太执死理,但事后反思,他这种尚法求真的精神,在审计工作中十分必要、难能可贵。”这件事对田景县触动很大。

    审计工作需要大量实地走访、现场取证,要求审计人员时时留心、处处留意。每一个不经意的发现,都可能有助于获取准确真实的审计证据。

    刘岩松就是这样一个有心人。

    每次外出实地走访,一旦发现有疑问的地方,他就会下车调查、拍照,然后将有关情况发到审计组微信群里,作为线索供大家参考。

    2018年,在太康县进行环保审计时,大家偶尔出去散步,别人都是往干净整洁、环境优美的地方走,刘岩松却有意往嘈杂脏乱的施工现场走,或是循着空气中飘过来的异味在黑暗中顺着河边走,发现违规行为,立即拍照取证。

    在对企业进行环保审计调查时,难免会遇到个别不配合甚至故意刁难的情况。为保障审计人员的人身安全,上级审计机关建议由相关企业的主管部门派人陪同前往。

    但刘岩松认为这样做有可能走漏消息,导致有关企业提前准备而看不到真相。为了确保调查效果和取得第一手资料,他常常带队前往现场暗访。

    一次,他带领审计组几个成员到一个小塑料加工企业暗访,在拍照取证时被该厂生产人员发现,对方非要扣下拍照设备,双方险些发生冲突。刘岩松想方设法获取了大量现场证据,这家企业随后受到相关处理。

    就是在这次审计期间,刘岩松的臀部长了一个囊肿,坐不得、躺不下。医生建议手术切除,被他拒绝,简单处理后他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实在撑不住了,他就跪到凳子上看材料。再撑不住了,他就回到房间,趴在床上一边输液一边工作。

    田景县劝他休息,刘岩松却说:“我人可以趴到床上,但心不能趴下。工作就像打仗一样,精气神要是趴下了,这仗还怎么打!”

    “不好说话”与“良师益友”

    想干好审计工作,不光要自身硬还得自身净。在不少人眼中,刘岩松是一个“不好说话”的人,“软硬不吃,油盐不进”。

    2017年,在商城县开展扶贫资金交叉审计期间,作为主审的刘岩松多次深入深山区进行入户调查,由于路途较远,几乎每次回来都已是繁星满天了。

    一次,陪同带路的商城县工作人员说:“忙了一天了,天也黑了,咱们就近在乡里吃个工作餐吧?”刘岩松婉言谢绝。当时,这位工作人员还感到有点下不来台,事后才听说刘岩松就是这么个人。

    商城县有不少旅游景点,而且这些景点距离审计组驻地都很近。一个周末,一家被审计单位邀请审计组人员去景点参观,同样也被刘岩松谢绝了。

    “在商城县工作的两个多月,我们哪儿都没有去过。”和刘岩松同在一个审计组的谷东风说,“一来人家邀请咱不能去,二来咱忙得也没有时间去。”

    商城县是个产茶大县。审计工作结束后,一家被审计单位执意送给刘岩松2斤茶叶。死活推托不掉,刘岩松坚持按照市场价,把茶叶钱悉数付给了对方。

    在外人看来,审计者和被审计者似乎有着“天然的矛盾”。但很多被审计单位的同志,却因为刘岩松低调平和、办事公正,把他当成难得的好友。

    “论年龄是好兄弟,论业务是良师益友。”因工作关系,周口市教育体育局财务科的邓继昌和刘岩松交往10年了。

    在邓继昌看来,刘岩松业务娴熟,待人和善,指出问题耐心细致,从不居高临下,“句句入理,句句入心”。

    在刘岩松的帮助下,56岁的邓继昌还学会了网络记账,对计算机运用不输年轻人。

    长期的工作交往,让两个人成了“忘年交”。周末,刘岩松偶尔还会喊着邓继昌一起到郊外挖野菜,将亲手包的野菜馅饺子送给老大哥品尝。

    在商水县扶贫项目审计中,商水县教体局资助中心段永华负责与审计组对接教育资助方面的材料,经常向刘岩松当面或者电话请教。

    “开始的时候有点担心,贸然去问会不会被劈头盖脸批评一通?”但和刘岩松接触后,段永华发现,“他对人非常和蔼,对业务非常精通,我心中的疑问经他一指点,立刻就明白了。”

    “我们去送材料,不管是中午还是半夜,他总是不厌其烦,接到后立即审查,效率很高。”段永华说。

    生活中的他很“暖心”

    刘岩松走了,可在妻子刘艳菊的心里,恍惚觉得他只是出差了。

    这几年,随着审计工作力度加大,刘岩松出差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仅2018年,他在外审计的时间就长达9个月,两周才回去一趟和家人相聚。

    “他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刘艳菊告诉记者,只要有时间,刘岩松就会尽其所能弥补家人。

    刘艳菊爱吃野菜馅饺子,春天里,刘岩松会到郊外采野菜,洗、剁、调、包、煮,一个人把活儿全包了。

    女儿爱吃爸爸做的蛋炒饭,刘岩松会提前一天蒸好米饭,第二天早早地为女儿炒好。

    “我和孩子的生日,他都记得。”刘艳菊说。每次过生日,刘岩松会把家里布置得跟乐园似的。即使在外出差,他也会向妻子和孩子送上生日祝福。

    “别饿着,去吃点饭。”这是刘岩松临终前对守候在病床前的妻子说的最后一句话。“他不会甜言蜜语,但心里始终装着我和孩子。”刘艳菊泣不成声。

    “爸爸去天堂了,我们看不见他,他能看见我们。”6岁的女儿想爸爸了,就在家里的小黑板上画了一幅简笔画,旁边工工整整写着“爸爸”两个大字。

    刘岩松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话不多,总是一脸微笑,朋友间开玩笑,总是呵呵一笑,从没跟人红过脸。大家有啥需要帮忙的,喊一声“岩松,帮个忙”,接下来的事就不用管了,他会操心到底。

    刘岩松已经离开两个多月了,可对同事来说,每次经过他的办公室,仍依稀觉得戴着眼镜的刘岩松趴在厚厚的一摞资料中,查阅着、记录着……

    同事张贤玉喜欢种花,看到刘岩松的办公室有盆仙人球,无意中夸奖了两句。第二天上班时,刘岩松从家里捧来一盆仙人球送给了她。4年过去了,这盆仙人球已长大许多。

    对于刘岩松的离去,同事们说:“踏踏实实工作,清清白白做人,他身上点点滴滴都闪着光。”

    从中学教师岗位上退休的父亲说:“他只是做了为党、为人民、为审计事业应该做的事情。”

    “感恩做人,敬业做事。感恩政策、感恩组织、感恩同事、感恩亲人、感恩工作对象。”这是刘岩松在一次学习活动中记下的心得体会。

    初心不改青松劲,“啄木”铮铮护绿林。或许,这正是刘岩松对工作和生活的理解,也是他一直为之努力的追求吧。